她们不单从戴某处拿到单子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25 16:04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戴某交代,他的工作室是今年六七月份成立的,代聊手、网络维护、卖淫女都是全职,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他们都是网上联系,警方也能将他们抓获。值得一提的是,戴某与妻子生有两个孩子,一个6岁,另一个只有3岁,目前戴某及妻子、代聊手等6人因涉嫌介绍卖淫,全部被刑拘。4名卖淫女受到了行政处罚,警方顺藤摸瓜,抓到了20多名嫖客,这些嫖客也受到了行政处罚。

这4名卖淫女在南京“接业务”,上线都是26岁的戴某。戴某正是幕后老板,他并不在南京,而是在宿迁市沭阳县。建邺警方赶到沭阳,发现戴某在当地租了一套房子,作为“工作室”,里面有4名代聊手,还有两名女孩负责维护网络及网上账号。据了解,他们有一套完整的工作流程,分工明确,各司其职。首先他们在网上社交平台买账号,称之为“白号”,之后代聊手用这些账号发一些图片或文字,形成“站街号”,类似于网上的高档“站街女”,之后用专门的软件对账号进行模拟位置,称之为“顶号”。如此一套流程下来,这些账号便与正常的社交账号一样,网友可通过搜索找到这些账号。之后代聊手们与嫖客在网上谈“业务”、谈价格,在双方谈妥后,代聊手们将单子发给老板戴某,由戴某统一分配单子,卖淫女在南京接单后,进行交易。警方调查后发现,老板与卖淫女实行四六或五五分成。老板将拿到手的钱再分给代聊手、网络维护人员。代聊手底薪不高,但可拿到10%的提成,负责维护账号的两名女孩则能拿5%的提成。据了解,代聊手们每月的提成可达八九千元,这个收入在沭阳当地显然是高薪了。据了解,为了“抢单”,卖淫女们也是挺拼的,她们不单从戴某处拿到单子,还有其他的“业务来源”。

经过近半个月的侦查,警方决定收网。11月23日,一组民警来到沭阳,敲开戴某的“工作室”,客厅的沙发上有10多部手机,全都充着电源。电脑有4台,其中两台开着,页面都是某社交软件,老板戴某也对着一台电脑,两名负责维护网上账号的女孩正登陆着社交软件。当晚,警方从这里搜出30多部手机。当晚,警方抓到老板戴某、3名代聊手和两名维护账号的女孩。经查,老板戴某只有26岁,他交代他的亲弟弟就是一名代聊手,他的妻子也是代聊手。他和弟弟以前都是在工地上开吊机的,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戴某通过社交软件找到了一个卖淫女,通过了解他得知搞这一行来钱快,他就动了心思,在网上招了4名年轻卖淫女,开始运作。

近日,建邺警方历时半月破获网上招嫖案。26岁的老板在宿迁沭阳专门成立一家工作室,招聘了两名女孩负责网络维护,4名代聊手则与嫖客“网上接单”,老板统一将单子发给卖淫女,身在南京的4名卖淫女接单后与嫖客进行交易,有的卖淫女两个多小时能做6笔“业务”。一位卖淫女竟开着宝马车抢单、接业务。

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这4名卖淫女并不直接与嫖客联系,也不是直接在网上招揽客人,而是由专人“发单”,然后她们网上“接单”,按单子上的地点找到嫖客之后交易。

“大多数嫖客都是住在酒店里,每到晚上,她就在南京的各家酒店之间来回穿梭。”建邺公安分局食药环大队负责人告诉扬子晚报记者,经过调查后警方发现,卖淫女有4个人,她们都是20多岁,都在南京租房住,一般是白天睡觉,晚上出来“做业务”。25岁的小翠(化名)颇有代表性,她在夫子庙附近租了一套单身公寓,月租近4000元,一辆30多万的宝马轿车是她的代步工具。上月中旬的一天晚上,警方对她秘密跟踪。晚上12点左右,她从珠江路一家宾馆出来,开着自己的车子赶往城西干道一家五星级宾馆,约半小时后她离开,之后回到珠江路的宾馆。20分钟后,她开车到中山路一家五星级宾馆,20多分钟后她开车到大行宫一家宾馆,20多分钟后她从这家宾馆出来,之后开车到新街口一家五星级宾馆,当晚她没有回到自己的租住地。后来经过警方调查,这两个多小时内,她做成了6笔交易。有一天晚上,警方在跟踪她时,她并不知道警方已经盯上了她,但她为了争抢时间,在九华山隧道内车子竟开到了130公里/小时左右,将警方的桑塔纳轿车甩出一大截。

11月上旬,建邺警方根据举报线索,初步掌握了一名卖淫女的行踪,这名卖淫女没有固定的接客地点。她是在网上接到“业务”后,赴嫖客住所进行交易。